<noframes id="xjn3r"><address id="xjn3r"><thead id="xjn3r"></thead></address>

    <sub id="xjn3r"></sub>

    <progress id="xjn3r"></progress>

      <sub id="xjn3r"><thead id="xjn3r"></thead></sub>

      <big id="xjn3r"><menuitem id="xjn3r"></menuitem></big>

      <progress id="xjn3r"><meter id="xjn3r"><mark id="xjn3r"></mark></meter></progress>
      <address id="xjn3r"></address>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程實:中國經濟相對優勢彰顯債券投資價值

      2021年10月13日 10:28   來源:經濟日報   

        財政部將在香港面向全球金融市場機構投資者發行美元主權債券,這也是自2017年重啟美元主權債券發行后連續第五年發行。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程實認為,連續的美元主權債券發行表明,中國推動更高水平全面對外開放的主基調堅定不移,而中國經濟相對優勢也得到全球投資者的充分肯定。我們認為,從復工復產進度、復蘇穩定性、政策發力空間、產業轉型機遇、經濟發展質量等方面分析,當前中國經濟的比較優勢進一步凸顯,2021年的美元主權債券發行料將成為全球對中國經濟的又一次信心投票。

        程實表示,第一,疫情管控有力奠定雙循環相互促進的發展格局。自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全球經濟面臨嚴峻挑戰。由于疫情的持續影響,主要經濟體的封閉性被動增加,復蘇也呈現出明顯的非均衡態勢。相對而言,中國有效的疫情防控措施保障了復工復產的穩定性,成為全球生產端在產業鏈、貿易鏈上的關鍵節點。從短期看,國內生產供應的相對優勢令其他經濟體對于中國供應鏈的依賴性明顯增強,外循環景氣有望延續;從長期看,經濟的穩定性也成為中國釋放內需潛力的重要保證,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漸顯雛形。2021年上半年,中國經常賬戶順差1227億美元,占GDP比重為1.5%,與2020年的數值(1.9%)相比,運行更趨均衡。事實上自后金融危機時代以來,在全球金融市場屢次出現波動的時候,中國經濟的穩定性令中國資產日漸成為更加重要的錨定物。在雙循環新發展格局的帶動下,全球對于中國經濟相對強勢地位的認可也有望在供給和需求雙向形成相互加持的良性互動。

        第二,經濟增長表現穩健強化人民幣資產的避險屬性。根據IMF在7月對于全球經濟的預測,2021年只有將近30%的經濟體能夠恢復到新冠肺炎疫情之前的水平,這也意味著超過70%的經濟體仍處在增長“填坑”的階段。從復工復產的全球時序進度看,2020年下半年以來中國經濟復蘇進程大致領先歐美發達經濟體一到兩個季度,考慮基數效應2021年中國經濟增速高峰在上半年已現。但如果從更為可比的增速指標看,中國仍將明顯引領主要經濟體。根據市場預期,2021年第四季度全球前四大經濟體有望于年內首次同時實現相對于2019年同期的正增長,但中國的兩年平均同比增速仍超出美、歐、日等經濟體4個百分點以上(詳見附圖)。中國經濟良好的發展勢頭彰顯出在新冠肺炎疫情沖擊下微觀主體的相對韌性,也為全球金融投資提供了重要的緩沖墊。2021年上半年,外國來華各類投資4428億美元,同比增長1.7倍,處于近年來較高水平。其中,來華直接投資快速增長1.6倍,來華證券投資同比增長84%,充分體現出中國資產對境外投資者的吸引力和人民幣內生的避險屬性。

        第三,“跨周期調節”理念將優化宏觀政策的發力方式。2020年,發達和新興經濟體自大蕭條以來首次同時陷入衰退。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各國出臺了一系列救助和紓困政策。但從政策效果看,短期內復蘇重點偏向宏觀層面,整體上政策的滲透效應相對有限,自金融危機以來長期影響全球經濟的痼疾仍沒有完全化解,甚至部分更為凸顯,比如收入分配嚴重失衡,地緣沖突復雜化,新經濟治理相對缺位,全球公共物品缺乏協調機制等。與之相比,中國的宏觀政策不僅審慎有度,而且跨周期調節也上升為中國經濟新發展階段的重要政策理念。我們認為,跨周期調節的切實落地有助于優化政策發力方式:第一,在全球經濟波動劇烈的背景下,逆周期政策可能會放大波動,只有跨周期政策才能行穩致遠;第二,在疫情影響跨周期的背景下,政策也需要著眼于新常態下的系統性變化;第三,跨周期調節有助于實現復雜形勢下的多重政策目標,包括穩增長、防通脹、控風險、調結構;第四,跨周期調節與“十四五”規劃有序銜接,為中國經濟從高增速模式向高質量模式的長期轉變提供政策指引。

        第四,中國經濟內生換擋運轉衍生出持續的產業機會。近年來,中國經濟已經開啟了運行模式的深層次變化,這種內生的經濟換擋主要體現為以下五個方面:一是從外需進一步向內需換擋,二是從出口進一步向消費換擋,三是從房地產投資進一步向基建投資換擋,四是從第二產業進一步向第三產業換擋,五是從傳統經濟進一步向數字經濟換擋。盡管去年以來受到疫情的外生影響,但中國經濟轉型升級的步伐并未放慢,創新和科技發揮引領作用,現代產業蓬勃發展。2020年,中國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占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增加值的比重達15.1%,較十二五規劃收官的2015年提高3.3個百分點;全社會R&D經費支出較2015年增長72%;截至2020年末有效專利數量為2015年末的2.2倍。中長期看,通過制度創新推動關鍵領域改革將促進要素自由流動、提升資源配置效率,中國經濟結構仍會不斷優化,高端制造和現代服務業升維發展的紅利仍將延續。依托于完整的工業體系和龐大的內需市場,中國在推進產業基礎高級化、產業鏈現代化的進程中也必將孵化出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優質企業。

        第五,更高水平全面開放成為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推動。過去幾年,中國對外開放步穩蹄疾,“十四五”規劃也明確提出“建設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我們認為,這個“更高水平”不僅是量的增長,更是質的提升,不僅是“以我為主”的順勢之舉,也是基于“親誠惠容”的深層次全面合作和長期交往。展望未來四十年,中國經濟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穩步上移,離不開更高層次的對外開放。在世界眼中,本次美元主權債券的發行地香港天然就是開放中國最具代表性的縮影。近日,《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和《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改革開放方案》相繼落地,標志著以合作區作為抓手,通過開拓發展空間和創新模式機制,中國有望打造出全面開放的新前沿。毋庸置疑,中國經濟的高質量發展對于國際投資者有著持續吸引力,而最受青睞的消費升級、科技創新、金融服務等主題借開放的東風將前沿腹地擴展至大灣區乃至更廣闊的地域,既順應了經濟金融全球化的趨勢,也是中國與國際資本市場進一步融通的重要契機。(經濟日報記者 陳果靜)

      (責任編輯:張雪)

      程實:中國經濟相對優勢彰顯債券投資價值

      2021-10-13 10:28 來源:經濟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
      Download
      <noframes id="xjn3r"><address id="xjn3r"><thead id="xjn3r"></thead></address>

        <sub id="xjn3r"></sub>

        <progress id="xjn3r"></progress>

          <sub id="xjn3r"><thead id="xjn3r"></thead></sub>

          <big id="xjn3r"><menuitem id="xjn3r"></menuitem></big>

          <progress id="xjn3r"><meter id="xjn3r"><mark id="xjn3r"></mark></meter></progress>
          <address id="xjn3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