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hvvth"></var>
<cite id="hvvth"><video id="hvvth"><menuitem id="hvvth"></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hvvth"><video id="hvvth"><thead id="hvvth"></thead></video></cite>
<var id="hvvth"><strike id="hvvth"></strike></var><menuitem id="hvvth"></menuitem>
<cite id="hvvth"><video id="hvvth"><thead id="hvvth"></thead></video></cite>
<var id="hvvth"></var>
<cite id="hvvth"></cite>
<cite id="hvvth"><span id="hvvth"></span></cite><cite id="hvvth"><strike id="hvvth"></strike></cite>

“飯圈”背后有本什么“生意經”

2021年08月12日 08:05    來源:工人日報    記者 喬然

  閱讀提示

  一段時間以來,“飯圈”(指粉絲圈子)亂象頻現。有“站姐”直言,“飯圈”中有一條利益鏈,位于鏈條頂端的資本巨頭營造出光鮮亮麗的“明星”,讓粉絲陷入其中為其買單。今年6月,中央網信辦部署開展專項行動,重點打擊誘導未成年人應援集資、高額消費、投票打榜等行為,目前已累計清理負面有害信息15萬余條,處置違規賬號4000余個。

  職業代拍、集資應援、出售明星行程信息……這些構成了“飯圈”中一條晦澀卻清晰的利益產業鏈。隨著近期某“頂流”明星被刑拘事件的出現,這條利益鏈再次浮現在公眾面前。

  “沒有人會尊重粉絲的金錢!蹦衬袌F粉絲“站姐”小末直言,那些最瘋狂追星的粉絲們是處在利益鏈條最底端的人,而位于頂端的資本巨頭則通過“合謀”,營造出光鮮亮麗的“明星”,讓粉絲陷入其中為其買單。

  小末補充道:“飯圈的本質就是一場生意,一場關于粉絲經濟的生意!

  越“晉升”賺錢渠道越多

  27歲的小末成為“站姐”已有兩年時間,起初她因在網絡上看到了某男團選秀,喜歡上一個練習生進入“飯圈”。

  “剛開始就是買奶卡,給喜歡的‘愛豆’打榜!毙∧┱f,隨著不斷深入,她發現粉絲中的“站姐”有著更多權限,可以更近距離地接觸明星,拍更多明星的照片,集結底層粉絲為明星打榜應援。

  成為“站姐”需花費大量時間——開一個微博小號,關注明星超話;原創、轉發、評論自己偶像的微博,且只能發與明星相關的內容;進入官方粉絲群,在群里要活躍;購買偶像的音樂作品、雜志、周邊產品等,并將購買截圖發到自己微博,寫一些關于偶像的文章證明自己是“真愛”,等等。

  2019年,小末的站子有了3000多的粉絲量。她開始不定期舉辦抽獎,表面上是號召粉絲為明星打call,實際上是為了快速獲得粉絲量增長。獎品是明星的寫真集,里面的照片正是小末追星時拍攝的。

  “拍的照片越好,賣的價格越高!毙∧└嬖V《工人日報》記者,拍的照片可以通過微博賣給粉絲,普通照片一張七八十元,如果能拍到明星微笑的,一張能賣到200元。這些照片也被制作成手機殼等周邊產品出售,“成本20元,賣出去有可能到200元!

  蹲拍明星越多,粉絲量漲得越快,賺錢的渠道也就越多。不到一年,小末的粉絲數量已經突破兩萬,自己成了粉絲中的“大粉”。

  成為“大粉”意味著有了更多權限——會收到一些官方工作室的消息,組織粉絲進行宣傳打榜;能透露明星的行程信息給“黃!;還可以代收粉絲的錢,發起集資應援。

  這些募集來的資金一般用于打榜投票、線下活動等。但記者了解到,由于組織內部缺乏有力的監管機制,資金流向不明甚至組織者卷錢跑路的事件時有發生。

  小末知道,自己距離真正的百萬“脂粉”(官方運營的職業粉絲,類似于粉絲后援會)還有差距!叭思沂怯泄俜奖尘爸蔚。做相同的事,人家的收益更多!

  有職業代拍月掙近7萬元

  賣明星周邊產品的錢,從粉絲那募集來的錢,出售明星行程信息的錢,“只要付出堅持,都有錢賺!毙∧└嬖V記者,由于自己是兼職“站姐”,許多明星行程跟拍不了,便開始請職業代拍。

  當明星現身機場,總會有許多人圍堵拍照,其中僅有一小部分是“站姐”,更多的則是職業代拍。阿明就是在“飯圈”有一定知名度的代拍。他的多個微信群里,發布著關于各種明星的行程及代拍需求。

  有時候,阿明會在機場待一天,把出現的所有明星都拍一遍,“只要名氣夠、流量大,自己拍得好,照片都能出手!睋槿送嘎,在某選秀節目播出期間,像阿明這種職業代拍一個月能掙將近7萬元。

  代拍已形成產業鏈,但其中亂象叢生。一些惡意拍攝行為侵犯明星隱私權,甚至妨礙公共秩序,造成人身傷害,需要承擔相應的民事、行政甚至刑事責任。今年6月,針對機場追星亂象,民航公安機關就指出將對其中的違法違規行為保持嚴打態勢。

  除了職業代拍,還有一群買賣票務的“黃!痹凇帮埲Α被顒。今年45歲的王恒(化名)就是其中之一。

  王恒每天在微信朋友圈發布3至4條票務信息,“詳細價格私聊”。買賣票務只是他的“業務”之一,他還會為有追星需求的粉絲提供包車服務。一天800元,明星去哪里,他就開車帶著粉絲去哪里。

  “現在的‘飯圈’沒以前掙錢了,之前《青春有你3》總決賽門票能炒到1.5萬元,一張票就能賺4000多元。當然現在也不賠!笨恐觥包S!,初中畢業的王恒已經在河北大廠縣買了房子。

  記者了解到,還有一些“黃!背鍪勖餍堑穆眯械、航班號等信息,成為代拍產業的上游。不少明星都曾在社交媒體發文,吐槽個人信息被肆意買賣、曝光。

  粉絲經濟需加強引導

  互聯網時代,追星這件事在形式和方式上都發生了轉變。在“飯圈”背后的粉絲經濟發展衍生的過程中,也出現了一些負面事件。比如:為明星打榜集奶卡隨意倒奶,“站姐”集資應援最后攜款潛逃等。

  “粉絲的某些具體行為可能產生不良的社會影響,粉絲倒牛奶就是很明顯的例子。甚至最近某‘頂流’被刑拘后,還有粉絲說要去‘劫獄’,這些都涉嫌違法!北本┰萍温蓭熓聞账敝魅、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中心研究員趙占領說,“對于明顯違法的,要依法進行嚴厲打擊,對于有不良社會行為的需要加強宣傳教育,包括對明星網紅群體的宣傳教育,讓他們以身作則,正確引導粉絲的行為!

  趙占領還指出,背后資本操縱的“飯圈文化”尤其會對未成年人造成不良影響!皩τ诖祟惉F象,可以通過設置年齡限制加以制止!彼赋,“當然,解決這個問題單靠法律是不夠的,必須加強整個互聯網的道德文化建設,及時遏制不正之風!

  日前,中央網信辦深入清理涉粉絲群體違法違規和不良信息,目前已累計清理負面有害信息15萬余條,處置違規賬號4000余個,關閉問題群組1300余個,解散不良話題814個。此外,中央網信辦督促網站平臺通過取消誘導粉絲應援打榜的產品功能等方式,強化榜單、群圈等重點環節管理。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施曉娟 )

“飯圈”背后有本什么“生意經”

2021-08-12 08:05 來源:工人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
趁我睡着偷偷进到身体里了_学生毛都没有在线播放_一夜被三个男人灌满了_我家师傅超凶哒_浓毛老太交欧美老妇热爱乱_免费播放av网站的地址